母亲被凌辱可杀人 而母亲河被糟蹋了却不愿看一眼

  • 时间:
  • 浏览:0

2016年4月14日,一位22岁的男子于欢,在母亲苏银霞和买车人被11名催债人长达一小时的侮辱后,情急之下用水果刀刺伤了4人。被刺中的杜志浩自行驾车就医,却因失血太多休克死亡。

2017年2月17日,山东省聊城市中级法院一审以故意伤害罪判所处欢无期徒刑。

自此刻全国哗然,据说有亿万网名在网上展开了热烈讨论,一片引经据典,搜索古今中外相关案例力挺于欢,呼吁于欢救母杀人应判无罪!

亲生父母被辱不可忍,可养育大伙儿子子孙孙的母亲河却在肆意的被糟蹋,曾经们该怎么才能 才能 呢?

当前中国河流现状

中国的水生野生动物根本这样 人保护,中国江河的所有时需依靠河湖生存土著鱼类、哺乳类、两栖类都濒临灭绝;(举例说明)

保护江豚迫在眉睫

记得在2013年的统计,江豚的数量是1041头,而到现在只能了60 0多头,这只能不说是一件不想 心酸的事,随着白鱀豚的灭绝,江豚变成了比大熊猫时需宝贵的濒危物种,将会说还只能引起全社会的关注,江豚步入白鱀豚的后尘将会不远。(选自公众号环境观察保护江豚迫在眉睫▏一张图片带来的思考)

16年12月18日,在农业部签署的一份《长江江豚拯救行动计划》当中,有一两个数字再次击中了众人的心:“将会不采取人为干预法律土办法,预测在未来10余年内,长江江豚种群极将会下降到野外灭绝的临界数量。”—10余年,大伙儿将会只剩下10余年,去拯救有一两个在长江当中游弋了上百万年的物种—万千物种和睦相处,曾是多么可贵,可如今,人类却像是有一两个敌人,过度的捕捞、航运、挖砂、建设和污染,让大伙儿无处可退。(选自公众号中国周刊保护江豚的目的是保护长江)

即将被淹没的中国最后有一两个绿孔雀栖息地

北京环保组织野性中国于3月15-21日之间连发两文,《是谁在“杀死”绿孔雀?中国最后一片绿孔雀完全栖息地即将消失》、《紧急保护:希望这是不大伙儿最后看后绿孔雀》,诉说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绿孔雀因戛洒江一级水电站建设工程建设而面临的“没”顶之灾。(选自公众号听污染受害者讲故事:从栖息地破坏到物种灭绝,是谁在绿孔雀之乡杀死中国最后的绿孔雀?)

中国的江河湖海里后会垃圾,鱼类即将依靠垃圾为食

湖南

居住在湖南的环保志愿者们,截止至2017年2月21日,共计开展了51次,覆盖了湘江、沅江流域9个地市州,发动至少2125人次参加净滩百平米活动,清理了4355.93公斤,清理河滩长度14071.66米。(选自公号绿色潇湘:向河流垃圾宣战?净滩大数据告诉你真相!)

云南



那些顺河而下的垃圾,就曾经随水漂流,直到被某个石头阻挡,有很久在缝隙中隐藏下来,慢慢地腐烂……而除了那些在某个垃圾倾泄槽被一定量倾倒下来的垃圾外,还有更多的通道在承担着曾经往怒江输送垃圾的任务。那些连接怒江的支流、水沟和渠道,后会承担着这个 任务。

(选自公号听污染受害者讲故事:怒江之殇:还有哪十几个 垃圾被曾经倾倒?)

中国所有的滩涂、海岸所有的泥滩,后会被填成旱地,被开发成港口、工业园、飞机场、居民区。

拯救鄱阳湖迫在眉睫



鄱阳湖是我国最大的淡水湖泊所处江西省北部,是我国重要的生态功能保护区,是世界自然基金会划定的全球重要生态区,承担着调洪蓄水、调节气候、降解污染等多种生态功能。而如今鄱阳湖流域有点痛 是鄱阳湖生态经济区内违法违规排污问题严重。景德镇乐平工业园区企业长期利用雨水沟渠偷排废水,宜春上高县工业园区多家企业长期偷排。督察组抽查了2有一两个垃圾填埋场,有1六个采取简易填埋法律土办法,其中景德镇宋家庄垃圾填埋场超期运行4年,每天60 吨渗滤液仅经简易处置排入昌江河,外排废水化学需氧量严重超标;鹰潭市垃圾填埋场渗滤液处置站外排废水化学需氧量和氨氮浓度均超标。截至2016年7月,全省未建治污设施的规模化养猪场共2634家,鄱阳湖生态经济区内后会1961家。南昌市1892家规模化养猪场中,近六成未建治污设施,污水直排问题突出。(选自公号生态环境保护研究所:拯救鄱阳湖迫在眉睫)

阳河“漂白”怎么才能 这样 难



2016年9月29日阳河寿光段所处大面积污水偷排事件,寿光市台头镇三座楼村附进的阳河段刚现在现在开始总爱到广饶县白云污水处置厂明渠阳河“箱涵”施工段水质呈黄色,根据官方检测结果水质偏酸性。(选自公号生态环境保护研究所:阳河“漂白”怎么才能 这样 难)

曾经的还也能饮用水却将会成了各种颜色的河流

北京



历史上的凉水河曾在北京城的建成历史上所处着重要的地位,这条古称洗马沟、桑乾水、莲花河的河道,曾经是辽金两朝最重要的城市供水河道。它共同还将水体引入城内,依靠它,城内修建了同乐园和鱼藻池,并成为皇城中水体景观的中心。

然而,全长58公里的凉水河,在北京市水务局签署的城市建成区黑臭水体清单中,后会约24公里的黑臭河段。

凉水河有多条支流,新凤河、大羊坊沟、通惠河灌渠、萧太后河后会它的支流,而那些支流随便说说也是黑臭水体。

(选自公号乐水行:曾经用来供水的它,现在已沦为黑臭河)

即使养育大伙儿千年的母亲河们正在忍受着各种摧残~而太多人却连一眼后会愿看~